稻田的草

稻田的草,秋风过后,飞舞的是回忆?是惆怅?是忧思?——题记

  立秋后,秋老虎如约而至,伏天还没有走,天依然炎热。八月中旬回了趟老家,由于路已经修到了家门口,不用再像以前那样要在田间地里的土路上走一段,也就没有注意到此时乡村的田间是怎样一番景色。离开家的时候,车爬过山坡,抬眼向车窗外望去,一片片梯形的稻田开始泛黄了,快到收稻子的时季了。此时离家越来越远了,却突然想念起了记忆中的那一片金黄色的稻田,想念起了收割稻谷时的人声鼎沸的热闹与繁忙……。

  处暑之后,雨开始没完没了地下着,天气开始变得凉爽了,真的是秋天了。八月的最后一个周末,妈妈说稻子还有点青,天气也不好,一直下着雨,让小灵先不回去了,而没几天妈妈又说雨还是没完没了地下,稻谷都在稻穗上生秧了,言语间是无奈。九月的第一个周末小灵回去帮着打稻子

  小灵发了几张稻田的`照片,照片中那一片田地依然宽阔,还没有收割的金黄的稻穗在稻谷的绿叶间轻轻摇摆着。收割后的稻草立在田间,田里留下的浅浅的稻桩,而收割稻穗的人却很稀少,再也没有童年时的热火朝天了,显得很冷清,心猛地被什么蛰了下,再也回不去那个热闹的场景了!

  问姐是否记得小时候打谷子的事,她说:“割谷子,抱谷子,围谷子,晒谷子。”居然如数家珍,说得头头是道。

  记得每年稻谷开始泛黄田间青黄相间的时候,离九月开学的日子也不远了,父母们总是希望能在开学前把谷子打了,虽然孩子们帮不上什么忙,但可以煮饭或者帮着晒谷子的。

  那时候没有人去城市打工,而外出做工的匠人总会在丰收的季节赶回家。收割谷子的时候村子里有劳力的一般是互相换工,没有劳力的就请人。改革开放后爸爸就外出做生意了,很少呆在农村,很少干农活了,所以家里的农活都是妈妈干的,稻田里少有爸爸的影子,奶奶主要负责在家煮饭晒谷子。我们家收割稻谷一般都是请姑姑、姑爷和老表、表嫂们来帮忙。

  谷子一般两天左右就打完了,谷子打完后帮忙的亲戚就回去收割自己家的了,剩下晒谷子的事就是我们娘几个的。村里的生产队保管室有一个晒坝,大家收后的粮食都在那里晒干。坝子不是很大,但自动约定分成两半,村子上面几家用左边,村子下面几家用右边。不大的坝子七八家晒,所以不够用,大家就占地盘,一般用农具或者一点粮食,我们兄妹小,就妈妈一个主要劳动力,自然是抢不过别人的。常常是别人家晒干后,才能有地方晒我们家的谷子。晒谷子得好几天,晒干后用风谷机风干净就可以装入仓库了。

  后来爸爸做生意亏本了,家里收割谷子的时候妈妈不再让老表们来帮忙了,我们也成了主要劳动力,三哥会去帮着姑姑们打谷子,算是换工,不到二十岁的三哥用稚嫩的身板和妈妈一起辛劳着供我和妹上学。

  那段日子虽然清苦,但充满了温情,充满了欢乐。再回首,妈妈已经白发早生,曾经板直的腰身,亦如成熟的稻谷,有点微驼了,而我也过了青春年华,仍如浮萍般漂泊在外。

粤ICP备20050232号